ABC论文坊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类 >> 当代中国 >> 内容

“强制租售”能否激活空置房?

时间:2011-6-11 21:54:03 点击:1666

  核心提示:不管是强制租售,还是征收高税收,空置房问题是我国住房问题不容忽视的一大毒瘤。其坏处显而易见,一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有限的住房资源没有最大限度地得到利用,造成资源浪费:二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占用了本就十分宝贵的土地,压缩了建设用地和耕地的延展空间:三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为房屋囤积、捂盘惜售...

    代写QQ:471508631     ; 发表QQ:50872892

    空置房

    不管是强制租售,还是征收高税收,空置房问题是我国住房问题不容忽视的一大毒瘤。其坏处显而易见,一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有限的住房资源没有最大限度地得到利用,造成资源浪费:二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占用了本就十分宝贵的土地,压缩了建设用地和耕地的延展空间:三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为房屋囤积、捂盘惜售等投机炒作制造了空间,不利于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。

  空置房是现今楼市的一个痒点,该怎么激活空置房一直是争论中心,今年“两会”众多代表委员也就这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3月8日上午,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安徽团“记者开放日”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语出惊人:“国家信息中心的一些统计资料显示,我国现在空闲房的存量至少有3000万套以上。对于空置的房屋,政府应该征收比租金还高的费用,让全国3000万套空房子住上人。”程恩富认为,凡是空闲的房子,必须在一年或两年内卖出去或者租出去。
  
  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常兆华。此前他“征用空置房出租”的建议在网上引起热议。大多数网友认为强制征用是对公民私有财产的侵犯,是违法行为。针对此问题,常兆华专门对记者进行了解释。“不是强制征用产权,而是临时征用。”常兆华解释,他建议的是“有偿征用、临时征用”,“目的就是盘活和利用资源,解决社会问题。现在保障房需求量很大,临时征用空置房,五年后可以还给你,等我们国家建起足够的公租房后再把房子还给你。”
  
  无独有偶,湖南籍全国人大代表、金侨控股集团董事长任玉奇认为,目前房地产业产能过剩,空置房现象非常严重。以一线城市的北京为例,北京四环以外的空置房也比较多。www.lwabc.net“而二三线城市,据不完全统计,有380万套空置房。有空置房就说明过剩了,买得起房的人,并不是自己住房。有的是投资,有的是投机型的。”如何处理空置房才比较恰当?任玉奇认为:一个是市场行为,市场调整。第二是国家可以征房产税。投资没有利益了,投资、投机行为肯定就会很快减少。
  
  全国空置房现状几何?如何界定空置房?
  
  不管是强制租售,还是征收高税收,空置房问题是我国住房问题不容忽视的一大毒瘤。其坏处显而易见,一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有限的住房资源没有最大限度地得到利用,造成资源浪费:二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占用了本就十分宝贵的土地,压缩了建设用地和耕地的延展空间:三是大量的房屋无成本空置,为房屋囤积、捂盘惜售等投机炒作制造了空间,不利于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。
  
  然而,这颗亟待解决的毒瘤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剜除。我国长期没有对空置房情况进行准确统计,对住房刚性需求和投资投机需求的判断缺乏数据支撑,从而使得国家调控政策的出台具有一定的盲目性。因此,能否提供一个准确的统计数据也是关键之一,那么,我国到底现存有多少空置房呢?
  
  据记者了解,统计部门对“住房空置”统计的是“新建商品房减去已销售面积,再减去自用、出租面积”,空置住房的所有权在开发商的手里;而“住房闲置”统计的则是“已经售出的商品房中的那些空关着的房子”,这部分住房的所有权是在业主的手里。
  
  但是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由于市场各方对于空置房的定义大不相同,因此很难统计出全国究竟有多少可供购买的空置房。据介绍,尽管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对空置房作出了官方定义,但实际上市场上对空置房存在多种定义。官方定义是:空置时间在1年以内的为待销商品房;空置时间在1年以上3年以内的为滞销商品房:空置时间在3年以上的为积压商品房,也称尾房,主要是指商品房的尾盘、长期积压在公司或个人手中的多套、长期无法变现的空置房产或“债权房”等,其中又以商品房的尾盘为主。
  
  不仅如此,“空置率”的定又也是含糊不清的,这是因为“空置率”怎么计算始终存在争议。单单一个楼盘或项目的空置率容易计算,但要统计一个城市的住房空置率,以怎样的数据作为空置率的分母,专家对此众说纷纭,没有结论。
  
  即便空置房的定性问题解决了,也难以避免炒房者钻空子。比如有关部门调查住房空置率时,就有开发商给空置房紧急安装节能灯,对一些待售空置房进行最基本的简单装修,以蒙混过关。甚至有人推出“空房管家”服务,可定时上门“开灯、放水”,还有专人与物业接洽,必要时提供“身份扮演”服务。至于和开发商、炒房者、房产中介多数情况下穿一条裤子的物业公司,其提供的数据就更不靠谱了。即使这些招都不管用,每年自己抽空或雇人到空置房住一天,让空置时效中断,对大多数炒房者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。真要强制租售或收税,前文提到的3000万套以上的空置房到时再统计的话,恐怕剩不了几套。
  
  再者,还得分清楚空置房到底是“真空”还是“假空”?投资投机者几套房、十几套房的购买,自己根本住不了,甚至几代人也住不了,这是“真空”:而有的人是担心房价再继续上涨,早早买下以备后患。有的是为子女结婚做准备:有的是因为夫妻双方临时出外或者出国工作。这种房并非“长久空”,少则一两年,多则三五年就得使用;另外更普遍的情况是一些人购房就已经囊中羞涩,即使要急用也根本就没有钱进行装修,只能让其停摆。
  
  所以,要辨析清楚空置房是一项浩大繁杂的工程,这项工程的繁琐程度可能超出了法律规定的任何条文。现在,固然在北京、上海等城市开展的住房空置率调查是以“试点”的名义进行,不过,“试点”工作本身应该有统一部署、统一安排,而不是彻底放权,让各地自行其是。如果,有关部门认为,目前各地的调查方式是合适的,也就意味着,正式的住房空置率调查仍未开始,公众和决策部门要看到真实而准确的空置率,仍然需要继续等待。

作者:吕璐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 |  付款方式 |  发表论文 |  写作论文 |  服务流程 |  提交订单 |  网站地图 |  友情链接 |  网站收录